在朋友圈中表演 别丢了自己的面子

【2018-01-15】

  在朋友圈中表演不要失去他们的脸

  美国着名的社会学家戈夫曼认为,生活是一种戏剧。社会是一个很大的舞台。作为一个表演者,社会成员都希望能够在观众面前创造一个可以接受的形象。因此,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活在舞台上。与其他社交媒体个人内容的开放性相比,微信朋友圈的交流大多发生在熟人之间,用户在其中建立的形象将直接影响到他人对现实生活中自己的看法,而观众和观众:在交往中的二元关系戈夫曼认为,一个完整的表演过程必须包括表演者,观众两个角色,根据戈夫曼的理论,表演者可以是个人或者是剧组。一般来说,朋友圈中的表演者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是有时候,他们可能会出现在评论栏中。除表演者之外,其他所有参与者都是观众。根据参与程度,我们可以把观众分为积极的观众和被动的观众。活跃的观众将他们自己的意见留在他们感兴趣的意见之下,并且可能与内容作者或其他观众进行交互。这种互动意味着观众渴望根据文章内容与作者或其他观众联系。另外,转播演员的文章也是主动观众与表演者互动的重要形式。喜欢魔术:被动观众的主动性在传统的社交网站上,主动观看者看到的节目内容将会发出一种感觉,形式的感觉是消息,被动观看者只能观看不答复。但是,在微信批准功能最大化之后,被动观众也往往是主动的。所以当演员发表一些他不太感兴趣的东西时,原来被动的观众可以用赞美来代替它。赞美之美是你不必与演员互动,所以你不必谈论无趣的内容。不喜欢也不留言的被动观众没有留下任何的表演痕迹,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一个不回答的被动观众不会受到表演的影响。印象管理:所有表演的起点戈夫曼认为,在人际交往中,不管个人的具体目标是什么,他的兴趣总是控制他人的行为,尤其是控制他人对他的反应。这就是所谓的印象管理。戈夫曼认为,表演是有意或无意地设计的,给我们的印象是我们对别人是谁,这是一种理想化的自我。在微信中,表演者的表演分为四种模式:1,理想表演,这是表演中最常见的形式,其特点是对自我的理想化形象的集中展示。考虑我们要发布的内容,我们会偷偷评估内容是否能够得到观众的肯定,是否会被某些人嘲笑,内容的发布完成并不代表理想化节目的结束由于非朋友微信的隐形评论的原则,除了我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帖子有多少评论,那么赞美的意义是什么呢?心怀感激还是感谢你对这位童鞋的赞誉,都是出版商证明这个微信很多人喜欢赞美; 2.误会了演出。这种表演的目的是为了让观众错觉,比如为了得到尊重,一个空虚的人在一个知识渊博的朋友圈里,不富裕的人炫耀自己的奢侈品或高价生命;神秘的表演。与相互影响的各方保持一定的距离,使彼此成为一种崇敬的心理,被称为神秘的表演。微信的一些熟人更愿意发布人们无法理解或被炒作的内容,以便与大多数微信分开。这是为了让观众对演员感到陌生; 4.补救性能。一个演员可能会把一个朋友的尴尬场面摆在一个朋友的圈子之外,在微信上露出这样的尴尬,但演示被修改,让人们感到可爱。尴尬的样子:假面具被揭穿戈夫曼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是每个人都表演我,而不是让我看看真实,而是要伪装我。有两种丢脸的情况:一种是观众闯入了背景;一个是非目标受众看到的表现。观众突破了背景。招待会是个人以普遍固定的方式表演的舞台,为观众提供特定的场景。后台是一个准备前台的地方,隐藏在接待处不能完成的事情。在这个背景下,人们可以放松休息,但是一旦前台观众误入歧途,暴露危险的演员。当表演者表演时,我们发布的内容经常被修改,甚至被扭曲。但是,如果观众中有人看到了这个美,演员就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而且指出这样的修改或者变形是很直接的。当一个用户在一个不符合事实的朋友的圈子里发帖子时,他很可能会在他的评论中看到关于性格直率和正直的朋友的批评意见。在这一点上,尴尬是不可避免的。 2.节目被非目标观众看到。微信圈的朋友有一个可见的功能范围,用户可以在发布时设置内容,使一些朋友看不到该消息。但是,如果通过其他渠道看到这些信息,就会出现尴尬局面。我的朋友C跟我说起她的经历:在这个故事里,A和B是夫妻,C是他们相互的微信朋友圈子。有一段时间C偶然和B聊天了关于微信的一天太阳泡沫俱乐部的事情,没想到B不明白这一点。 B意识到她的男朋友A在她的内容上设置了一个面具,而A说她正在加班。之后,B和男友分手了一场暴风雨开始了。在这里,A想要给除了女朋友B以外的各种五光十色的夜生活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她把女友排除在观众之外。但他并不指望目标受众中的任何人将内容展示给非目标受众。当我们丢脸时,我们会处于任何位置。所以,当这些尴尬发生的时候,我们必须用新的面孔来保持我们的面貌。 (作者:徐倩丽)